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五章 战!
    一爪不中,再挥一爪!

     公子海战斗经验老辣,出手狠毒,一招接着一招,招招杀机,直指要害!

     战斗力绝不是一般的通脉高手所能比的!

     可柳飞扬也不是常人,虽不论比起速度还是力量,甚至是内力深厚都不是公子海的对手。但他拥有着远超年龄的战斗经验,还有着大量战斗技巧。

     在技巧方面,公子海根本不能与他相比。

     他深知自己此刻唯一能够依仗的就是技巧了,扬长避短,与公子海游斗,方能取胜。

     若是硬碰,他绝对不是公子海的对手!

     一避再避,不给公子海一丝硬拼的机会,也不露出一丝破绽。好似一头刺猬,虽看似弱,但无从下嘴,令人无奈。

     一连过了数十招,公子海招招都是杀招,但没有再占到半点便宜。越打越心惊,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在梧州这块小地方,竟能碰见柳飞扬这种对手!

     柳飞扬给他的感觉,根本就不像一个出身小家族的人,反倒像是出身名门的高手!

     无论的眼力,心里素质,反应能力,应变能力,以及战术,都挑不出半点错来!

     扬长避短,将战斗技巧发挥到极致!

     就算是教中那些立下赫赫战功的长老,也做不到能比柳飞扬更好,甚至是,很多长老都做不到柳飞扬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 他公子海虽然才二十出头的年龄,但因为出身特殊,小小年纪,大小战斗足足上百场。但他从未遇见过如柳飞扬这么难缠的对手!

     是的难缠!

     柳飞扬并不强,只是打通了一条经脉的程度,虽然内气得到了初步改造,内气如剑,爆发力极强。但这点功力,与海公子相比,却相差太多了!

     以往这种功力的对手,他公子海十招之内,统统都能够拿下!

     但柳飞扬不同!

     与很多人有着绝大数的不同!

     不犯半点错误不说,还能在功力相差极大的情况下,打防守反击战!防守起来如一头缩头乌龟,让人根本找不到一点攻击的机会!

     若是仅仅如此就算了,打乌龟壳也有打乌龟壳的打法。可柳飞扬却绝不对不是一直被他痛打,还会抽着机会,反击一下!

     反击的时机极为巧妙,让人防不胜防!

     足足斗了数十招,公子海还是找不到任何一招制胜的机会,心中极为无奈。他功力虽强,但面对柳飞扬这种刺猬,实在是没办法短时间内解决。

     而且因为某种原因,很多绝招,他不能用出来,只能放弃了!

     他虽性格怪癖,但也知道该放下就放下的道理,再出一招,扔未立功的情况下,身子飘飘向后退去,距离柳飞扬数米之远停下。

     “柳飞扬对吧,你的这人,本公子记住了!”冷笑一声,公子海说走就走,转身,身子好似失去体重一般,轻飘飘的向车内飘去。

     将车门一关,强行拦住柳飞扬去路的商务车,开启发动机,转眼间消失在柳飞扬眼里。

     望着渐渐消失在视野内的商务车,柳飞扬满脸凝重之色。虽然心中有些莫名其妙,这疑似魔教之徒的公子海为何会找上自己?但心中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这公子海的实力很强,交手一番,柳飞扬几乎能够确定,这公子海至少是一名打通六条经脉的高手,内力深厚,足足是他的数倍之多!

     实力相差数倍,能够在他手下保持不败已经是超常发挥了。说实话,柳飞扬也只能采取防守游斗避战的方式,才能与海公子缠斗如此之久。

     若是硬碰硬的话,十招之内,他必败无疑!

     可即使是如此,他也已经尽全力了。实力毕竟相差太多,想要战胜公子海,以他如今的实力,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 而且,他也做好了逃跑的准备,因为时间一长,他的功力不足的劣势将会与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 所幸的是,不知道公子海心中在忌惮什么,见短时间内拿不下他,便转身就走,没有任何迟疑。

     由此可见,这公子海出现在梧州的目的,并不是他柳飞扬。他之所以被公子海找上来,应该是顺带的。

     那这疑似魔教之徒的公子海前来梧州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 柳飞扬沉思了片刻,不得不摇头放弃思考这个问题,他获得的情报太少,根本就做不出正确的推测。

     只需知道,魔教之徒出现在梧州,绝对没有好事!

     这个世界的魔教,他也听闻了一些,与异世界相比,这个世界的魔教声势更浩大,实力更强。

     他们的活动区域,遍布全球!

     全球各地,到处都有他们的人,可见魔教势力有多强。而且一旦某一地被魔教给攻占,就会掀起狂热的魔教信徒,发起一场破坏力极大的战争。

     他们的目的似乎不是争夺统治权,或许是颠覆政权什么。而是纯粹的搞破坏,让全球秩序变得越混乱。

     柳飞扬摇了摇头,对于这个世界的魔教他了解的太少,根本想不明白,把秩序弄混乱,大搞破坏,对他们这些魔教之徒,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 将心中想不明白的事情压下,不再去想。经过公子海这事,他心中拥有着一股紧迫感,有一团阴云压在他心头,让他有种争分夺秒,也要快速提升实力的冲动。

     这不是无稽之谈,而是一种直觉,危险来临的直觉。习武之人,特别是功力深厚之人,对危险的感知力就越敏锐。

     他能够分明的感知到,看似风平浪静的梧州,此刻却是暗流涌动,迟早会爆发出惊涛骇然的大事件。

     这场大事件,会危急他柳飞扬,甚至他父母的性命。

     不管是为了自己,还是为了父母,他都需要争分夺秒,抓紧每一分时间,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 以准备未来之需!

     就算他的直觉错误,实力提升对他来说,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 想到这,柳飞扬再不想继续浪费时间下去,当即上了车,坐下的银色跑车,宛如一道银色闪电,狂飙返回家中。

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之前拦去柳飞扬去路的商务车上,不仅仅是公子海与那名中年人,在后排位置上,还有一人。

     若是柳飞扬看见此人,便会明白是什么人要袭击自己了!

     此人正是余家的余天龙。

     此刻余天龙脸色有些难看,刚才公子海与柳飞扬一战,被他看在眼里,很是不解的问道:“海公子,为何不将这柳飞扬直接杀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