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三章 海公子,途中遇袭
    “夜色香”店面结构内部中心成空心状,站在高层往下看,能够将下面楼层所发生的事情,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三楼一间办公室内,柳飞扬他们卡座的正对面,从这透过落地窗,能将柳飞扬他们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 一名身穿尾燕服的青年,手捧着高脚杯,酒杯内的红酒鲜艳如血,酒香熏人,显然是名贵红酒。青年眼神阴鸷,长着一张鹰脸。轻抿一口红酒,举止优雅,全身上下充斥着一股妖异气息。刚才许少与柳飞扬他们之间的冲突,都落在他的眼里。

     望向对面二楼卡座上的柳飞扬,鹰脸青年嘴角微微一翘,露出一丝微笑。若是被人看见这微笑,非但不会觉得这青年的微笑带着善意,反而会觉得心中发寒。

     “这就是柳家的柳飞扬?不到十八岁的通脉高手?你就是败在他的手上?”妖异青年转过头来,望向他身后站着的一名少年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 这少年赫然是桐州余家的余天龙!

     办公室装修的极为奢华,地方宽敞,却只站了三人。除却一名行事管家的中年男子外,就只有鹰脸青年与余天龙了。

     此刻的余天龙没有之前在柳家那趾高气昂,目高于顶,一副绝世天骄之样。反而在鹰脸青年面前,表现的极为拘束于恭谨,还带有一丝丝畏惧。

     听着鹰脸青年的问话,余天龙脸色微微一变,眼神恶狠狠的瞪了对面二楼卡座的柳飞扬一眼,眼中带着一丝恶毒的怨恨。但很快恢复神态,恭谨点头:“回海公子话,他就是柳家的柳飞扬,不到十八岁的通脉高手,我就败在他的.....手下!”

     余天龙语气平淡,似乎没有任何感情,但在场的人都不是常人,怎能听不出余天龙平淡的话语中,带着恶毒的恨意?

     被称之为海公子的鹰脸青年,微微扬眉,轻笑一声:“听说这柳飞扬这几年,都是以纨绔废物闻名梧州,怎么会突然成为了一名通脉高手呢?”

     “还不是柳家那老狐狸老谋深算?这头老狐狸实在是狡猾,明面上竖起柳飞华这面大旗,迷惑我余家,暗地里却是在培养柳飞扬,让我余家毫无察觉的陷入了他的陷阱!”余天龙恨恨说道,一说起柳家,他就充满了恨意。若不是柳家,他余天龙怎会败的如此之惨?几乎名声扫地!

     回去之后,几乎被余家上下所有人异样的眼神看着,特别是余家那些年轻一辈,往日里在他面前恭恭敬敬,可是现在,一个个看着他,都是幸灾乐祸,带着若有若无的嘲笑。

     从人人仰望的天之骄子,变成名声扫地,谁都敢嘲弄的失败者,这种地位改变,令余天龙这段日子很不好过,心中恨死了柳飞扬,恨死了柳家。

     “你是这么看的?”海公子抿嘴一笑,轻抿一口红酒,举止优雅,神态洋溢着自信,眼神如电,还带有一丝高高在上的自信,似乎看清了一切真相,淡淡说道:“本公子却觉得,这事不关柳家的事,之所以柳家能打破我们的计划,都在柳飞扬这个人身上!”

     “都在柳飞扬这个人身上?”余天龙满脸不信之色,只是眼前的这海公子身份贵不可言,不是他余家所能得罪的,不敢出口反驳。

     “你不信?!”被人质疑,海公子没有半点不开心,反而脸上的笑容更盛,神态间充满了自信:“那就试试他!”

     “怎么试?”余天龙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 海公子没有回答,只是看了一旁似乎如木墩子一般站着,一动不动的中年管家一眼。

     “是公子!”中年管家恭谨点头,走出了办公室外。

     余天龙迷惑的看着这一幕,只觉得他还有许多事情,要跟这位海公子学。

 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 一直玩到深夜凌晨,柳飞云他们才玩的尽兴,离开了夜店,来到店外,柳飞云醉醺醺的嚷嚷道:“痛快,痛快!十八哥有机会,我们还要找你玩!”

     “快回去吧!”柳飞扬笑着点头,好说歹说,才将这几个说着醉话的家伙给塞进出租车,看着载着他们的出租车离去,他松了一口气,招待这些家伙可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 他也喝了不少酒,脑袋有些眩晕,摇了摇头。被外面的冷风一吹,觉得精神一些,迈脚向路边停着的银色跑车走去。

 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 打开电子锁,他的银色保时捷灯光一亮,好似活了过来一般。走进车内驾驶室坐下,启动发动机,挂挡,油门一踩。

     坐下的钢铁铸成的小马驹宛若一道银色闪电,迅猛冲出!

     动力强劲,速度极快,只要给油吃就能跑的跑车,可比那些日行千里的千里宝马好伺候多了。

     而且舒适度也不是千里宝马所能比的!

     听着发动机轰轰的轰鸣声,强劲的动力,柳飞扬有些热血沸腾,不自觉的踩死油门,速度飚了起来。

     两旁的风景飞速倒退,似乎要飞起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 就在这时,前面道路拐弯处,一辆车冲了出来,车头一摆,横列放在,将前面道路给堵住,极为突然!

     好在柳飞扬反应神速,踩死刹车,银色跑车刮出十多米的刹车痕迹,冒着白烟,相隔数十多米处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 不等柳飞扬开口说话,前方那辆挡住他道路的车门打开,走下一名中年男子,步履轻快的快速奔来。

     来找麻烦的!

     微微的醉意瞬间清醒了过来,柳飞扬当即反应了过来,前面那辆挡住他去路的车,是早有预谋的!

     打开车门,下了车,冷冷的望向那名从车上下来,向他走来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 这名中年男子西装革履,面无表情,快步向他走来。在距离十米处,便开始发力助跑,奔跑速度越来越快,从三米外,双脚发力,跃在半空,右手成爪,向他飞扑而来。

     右爪直奔他咽喉要害!

     劲风凌厉,出爪如闪电!

     “通脉高手!”

     柳飞扬眉头微微一皱,怎看不出这突然袭击他的中年男子赫然是一名通脉高手,而且还是至少打通四条正经经脉的高手!

     双手双腿上的阴阳正经,皆都打通,才有如此爆发力,奔跑速度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 从十多米外奔来,只要了不到一秒时间!

     这种速度,双腿未打通经脉的他,也做不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