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章 柳家祖地
    一提起老爷子过生日,柳云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敛了。每次老爷子考较武功,见其他兄弟家的孩子受表扬,他的孩子却被被训斥批评,不仅仅是脸上无光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 脾气暴躁的老爷子,还会指着他的鼻子,怒骂他教子无方!

     身为父亲,被自己的父亲指着鼻子骂教子无方,柳云心里五味陈杂,在一群兄弟之中,更无脸大声说话。

     儿子没教好,导致他在族中的地位都大受影响!

     一想到这,柳云郁闷不已,闷闷不乐,责怪萧燕道:“都怪你啊,太宠溺这臭小子了!”

     “怪我?!”萧燕顿时炸毛了,哼哼吼道:“你整日不着家的,连你老爷子的生日都不记得,当初若是你在家日子多一点,至于会像今天这样吗?”

     柳云被说的哑口无言,盯着萧燕恼怒的嘀咕一声:“慈母多败儿!”

     萧燕张嘴反击:“教子无方!”

     “......”柳云被反驳的无话可说,又想到被老爷子指着他鼻子,怒骂他教子无方的场景,双手抓着头发,满脸愁容。

     “哼!”萧燕轻哼一声,瞥过脸去,不看柳云一眼。

     一旁看着老爹老妈拌嘴吵架的柳飞扬,乐呵呵的,捂嘴偷笑。熟悉的父母拌嘴吵架声,才让他感觉到家的生气。

     虽然说,看着父母拌嘴吵架,还在一旁幸灾乐祸,实在是没心没肺,有些大不孝。

     但容他先笑笑再说,没办法,他实在是太怀念父母的拌嘴吵架声了!

     此刻活生生的在他眼前上演,让他回味无穷!

     似乎这世间,没有任何一物,能够让他觉得比眼前的一幕,更感温馨,以及弥足珍贵了。

     “哼,臭小子都是因为你,你还幸灾乐祸的笑!”看着自家宝贝儿子没心没肺的心灾乐祸的笑,萧燕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 柳云更是满额黑线,恼怒不已,指着柳飞扬破口大骂:“都怪你,你小子若是习武刻苦一点,上进一点,至于会这样吗?”

     看着柳云将矛头对着自己的宝贝儿子,萧燕不乐意了。她的儿子,只有她能骂,谁都不能,就连自己丈夫也不能!

     护犊子的她,立即反驳道:“儿子不喜欢习武,这也能怪他?再说?儿子说的也没错,都什么时代了,习武还有用吗?”

     说到这,萧燕将嘴一撇:“你说你,将武功练的这么高,有什么用?就知道拿来欺负我,哼!”

     “我......”柳云张大了嘴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什么叫强辞夺理?这就是!

     一旁听着这话的柳飞扬也忍不住不厚道的笑了,暗暗对老妈竖起大拇指,他这老妈真是太彪悍了。

     一脸崇拜的望着自家老妈。

     “臭小子干嘛?!”萧燕看着柳飞扬满脸崇拜之色,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 “老妈你真是太厉害了!”柳飞扬毫不吝啬的竖起了大拇指,一脸崇拜的赞扬道。

     “一般,一般,世界第三。”萧燕神色若常的接受了柳飞扬的赞扬。

     柳云在一旁看着这一对洋洋自得的母子二人,满头黑线,怒哼一声:“你们母子两个,就气死我吧!”

     “老爸你也是这个!”柳飞扬见老爹满头黑线,连忙竖起大拇指道。

     柳云瞪了柳飞扬一眼,摇头叹气:“你呀,给我争点气就好了!”

     “会的,会的!”柳飞扬笑嘻嘻的点头,一脸自信道:“老爸你就放心吧,老爷子过生日我会给你争光的!”

     “你有这个心就好!”柳云撇了撇嘴,根本就没当真,自家儿子什么样,他自己清楚。还给他争光?能不给他丢脸,那就谢天谢地了!若不是看这臭小子还算机灵,能够厚着脸皮给讨自己欢喜,他非得打死这败家子不可。

     见老爸不相信自己,就连老妈也是这般,柳飞扬摊了摊手,满心忧伤,都不相信自己,嘀咕一声:“还是亲生的吗?”

     经过柳飞扬这么插科打诨,一家子心情又变好了,笑呵呵的吃着晚饭,闲聊扯淡。

     而柳飞扬完全沉浸在与老爹老妈的扯淡闲聊之中,压抑数十年的思念之情,全都发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 当摸黑躺在自己床上时,心中一阵轻松,心灵似乎得到了升华,心境上升许多。

     他虽是武道宗师心境,而且还是破碎虚空的大宗师,心如坚铁,但对父母的愧疚与思念,却一直是他心境中的漏洞,时间一长久,甚至还可有成为心魔,威胁他性命的可能。

     不过此刻重生回来后,他心灵上漏洞已然弥补,心境趋于完美,浑身上下一阵轻松,颇有飘飘欲仙,白日飞升之感。

     这一夜,是他数十年来,睡的最为宁静,最为安心的一夜。宛若婴儿般熟睡在母亲的怀里,睡梦质量出奇的好,第二日醒来之时,柳飞扬精神奕奕,神采飞扬!

     一家三口吃完早餐,便立马赶赴柳家祖地,给老爷子庆生。这一次,柳飞扬没有再如往日般,独自一人开一辆车,而是厚着脸皮一家人挤在一辆车上,直奔柳家祖地而去。

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柳家祖地,距离梧州四五十公里外的柳家镇,柳家村。柳家镇中的居民全都姓柳,乃是柳家千百年来开枝散叶的结果。不过,镇中居民虽然姓柳,却已不是武林中人,都是一些普通居民。

     而柳家村则是柳家旁系之地,村中村民,人人习武!

     在柳家村有一座险峻的山峰,海拔三千多米,乃是梧州地界最高的山峰,名唤柳山。

     柳家祖地,就在这山上!

     整座山都属于柳家的,柳家未成年的嫡系旁系子弟,就居住在山上。十五岁之前,柳飞扬便一直呆在山上习武,接受柳家传承,与世隔绝,不准下山。

 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才会导致他,十五岁下山后,受不了尘世间的繁华,成为了一不求上进的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 走进柳家村,宛若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,此处见不到任何现代科技有关的存在。

     煮饭煮菜用的是柴火,照明用的是烛火,建筑都是古色故乡的古典木质楼阁。

     就连村内村民所穿衣物,也都是汉服。宛若一处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,不沾俗世的烟火。

     以前的柳飞扬对此处,只有嗤之以鼻,认为这是一处水不通,路不通,电不通的三不通偏僻山村。

     然而此时此刻,再次到来的柳飞扬,目睹此景,却充满了熟悉感。没办法,在异世界活了数十年,反倒是古典的风格,让他最为熟悉。

     踏进柳村,似乎四周的空气都变得新鲜,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 柳飞扬一家在柳家镇中便下了车,都换上一身古装,走了几公里山路,这才到达柳家村。

     此时的柳飞扬一袭白袍,宛若翩翩公子。

     村口处,行人络绎不绝,全都是前来为老爷子祝寿的柳家族人。柳家族人提前一天为老爷子祝寿,而在老爷子真正大寿之日,便是开门谢客,迎接五湖四海的来客。

     有一身穿华服,束发戴冠的老者,正指挥着众人,布置大寿场地。这人是柳飞扬的大伯柳宗,五六十岁上下,柳家老大。为人古板,整日板着一张铁脸,乃是族中执法者。柳家家规极多,也极严,不过好在十五岁离开祖地之后,束缚不多,若不然柳飞扬也根本没有当纨绔子弟的机会。

     柳云带着一家子,连忙上前恭谨行礼:“大哥!”

     “老八回来了。”柳宗淡淡点头,脸上没有半点笑容。

     “大伯!”

     在老爹柳云的瞪眼威胁下,柳飞扬不得不硬撑着头皮上前行礼。他对这个大伯,实在是没有多少好感。

     同样,他大伯对他这个柳家出来的败家子,纨绔子弟,没有丝毫好感。连应都懒得回应一声,似乎没有听到一般,转身离去,忙碌着其他事情,直接无视了柳飞扬。

     被大伯无视了,柳飞扬倒无所谓的摊了摊手,只是柳云万分尴尬,脸色毫无光彩。

     “他大伯可真是,呵呵....”自家宝贝儿子被无视,萧燕脸上也没有了好颜色,呵呵冷笑一声,颇有怨言。

     “别胡说!”柳云面露不善的呵斥一声,萧燕闭口,撇了撇嘴,也知道地方不对,不是与柳云吵闹的时候。

     “走,去见老爷子!”柳云呆在村口片刻,也不见柳飞扬大伯前来招呼的意思,跺了跺脚,招呼着一家子,向村内走去。

     “老八回来了?这是你家麒麟儿?果然如传言中的那般,脚步虚浮,掏空了身子,只剩下花架子了......”

     “老八啊,教孩子就得狠下心,父不严子不孝啊!”

     “儿子不争气,该打就得打,绝对不能心慈手软啊!”

     “呵呵,若是我家兔崽子敢出去乱混,花天酒地,我非得打断他狗腿不可!”

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走进村中,所遇之人,不是家中兄弟,就是族中长辈,几乎清一色的都在建议柳云教子问题。柳云听得脸都黑了,却不得不勉强笑着脸,点头说他人说的对。

     一路走来,柳云脸色难看至极,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瞪了柳飞扬一眼,伸手欲打,望着柳飞扬笑嘻嘻的脸,却狠不下心来,重重的哼了一声,抬脚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 柳飞扬脸上笑嘻嘻的,似乎没心没肺,但是心中一片默然。虽然以他的心境,对四处射来的嘲笑讥讽目光,可以无动于衷,心如止水。

     然而,见着父母一副脸上无光,生着闷气,却又不能发泄出来的憋屈模样,他心中也极为不好受。

     要怪,就怪以前的自己,实在是太顽劣,太无能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