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 反面教材
    一路从村口走到老爷子门口,柳飞扬他爹柳云,脸都几乎笑僵了。那种心中恨不得他人闭嘴,脸上却不得不勉强露出虚假笑容的感受,就连一旁的柳飞扬也看得嘴角抽搐,为他老爹默哀。

     他可以仗着自己本来就是纨绔子弟,年轻不懂事,厚着脸皮无视他人的议论,但他老爹不行。

     子不教,父子过。

     柳飞扬惹下的事,自然由他老爹来承担了。

     以至于到了老爷子家门口时,老爹柳云脸色难看无比,双眼喷火,恶狠狠的盯着柳飞扬。

     “到了,到了,快进去吧,别让老爷子久等了.....”

     柳飞扬缩了缩脖子,笑嘻嘻的转移话题道,生怕老爹柳云将满腔怒火发泄在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 “你.....”看着自家儿子精明的模样,柳飞扬举起手,满腔的怒火愣是发泄不出来。无力的放下手,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一想到等会进去,还要面对老爷子的怒火与指责,柳云心中暗暗发苦。

     揉了揉笑得僵硬的脸颊,好似奔赴战场赴死一般,踏脚迈进大门,背影风萧萧兮易水寒,极为悲壮。

     别看柳飞扬脸上笑嘻嘻的,其实质却看的鼻子酸酸的,极为难受。

     老爷子身为柳家族长,住的地方自然是整个柳家村最大的院落,占地足足有十多亩。门口两头大石狮看门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 其实绝大部分时候,老爷子都是呆在后面的柳山上住,也只有大寿或者过节,开门迎客的时候,才会下山住在山下的宅院中。

     此刻,整个宅院张灯结彩,行人众多,热闹非凡。柳家是大家族,更是武林世家,族人众多。不说旁支,只说嫡系,柳飞扬老爹这一辈就有八人,而到了柳飞扬这一辈,只是兄弟就有数十人之多。

     柳老爷子可谓是开枝散叶,子孙满堂,大寿之日,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 大厅内,柳老爷子身穿大红袍,极为喜庆,膝下儿孙满堂。老爷子虽然年纪大了,但身子骨极为壮硕,精神奕奕,坐在那里,面带微笑的望着厅内到处奔走玩甩的顽童。

     只是当看见柳飞扬一家走进来时,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,板着脸,淡淡的望着这一家子。

 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 柳云带着一家子上前恭恭敬敬行礼,奉上祝寿的礼品。柳老爷子淡淡点头,轻轻一挥手,身边站着的小辈丫头上前接过礼品。

     柳老爷子目光扫了柳飞扬一眼,见他脚步虚浮,脸色苍白,与四周那些精壮的年轻一辈一比较,成了另一个极端,眉宇间闪过一抹怒色。

     也不怪柳老爷子心中不喜,在整个柳家,也只有柳飞扬一人,非但武功成了花架子,就连身子都被掏空了。

     不要说是出身武林世家的柳家了,就算是普通人家,见到自己孙子没点年轻人的精气神,也会十分不喜。

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柳老爷子重重的哼了一声,不再看柳飞扬一眼,极为不满的望着柳云道:“教子无方!!”

     柳云被责备的羞愧难当,无地自容,心中郁闷至极,偏偏还反驳不得。而萧燕与柳飞扬两人则在一旁,众目睽睽之下,尴尬万分。

     与柳老爷子行完礼后,一家子几乎是掩面而逃,逃出了柳家大厅。

     出来时,老爹柳云恶狠狠的给了柳飞扬一个眼神,那分明是在说:看你小子做得好事!

     柳飞扬讪讪一笑,即使是他脸皮厚比城墙,看着自家老爹因为自己被老爷子责备,也觉得挺对不起老爹的。

     连忙打了声招呼,逃也似的离开,气的柳飞云捶胸大骂:“这臭小子,真是气死我了,尽给他擦屁股,遭受白眼。”

     萧燕在一旁捂嘴直笑:“谁叫你是他老子呢?你不给他擦屁股,谁替他擦?”

     “.......”看着没心没肺捂嘴笑话自己的妻子,柳飞云脸都气黑了。

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为躲避自家老爹的怒火,柳飞扬离开老爹的视线后,在整个宅院内乱逛起来。说实话,以前这个宅院给他的感觉并不好,极为厌恶这里。不过重生之后,再次来到这里,却给他极为亲切。

     不管家族的长辈们在这里给了他多少白眼,被家族中的兄弟姐妹取笑了多少回,这里依然是他柳飞扬的老家。

     一代宗师的他,对于他人嘲讽,讥笑的目光,早已风轻云淡了。若不是因为父母插在这些族中长辈之间,他可以说心中不会生起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 即使心中产生的愤怒,郁闷,想要改变他人一切看法的情绪,也不过是因为父母的缘故。

     走在院中的石子小道,望着院里的风景,柳飞扬心情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 “十八哥!”

     身后一声呐喊,叫住了柳飞扬,回过头去,是一个胖墩墩的少年。

     “是二十三弟啊。”

     看着这胖墩墩的少年,柳飞扬眼中闪过一抹回忆。这胖胖的少年是他四伯的小儿子柳飞云,柳家嫡系兄弟中排行二十三,十六岁多点,比他小了一岁。因为年龄差不多,也同是在祖地中一起长大,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 再加上柳飞云从小就贪嘴,武功练得也不怎样,两人可谓是臭味相投。

     不过,即使这柳飞云胖的几乎是走不动路的样子,其武功还是要比以前的柳飞扬高!

     一想到这,柳飞扬嘴角不禁抽搐,以前的自己真是太废了!

     “我听他们说十八哥你回来,就来找你了。”胖胖的柳飞云一路小跑,来到柳飞扬身边,兴奋的问道:“十八哥最近外面有什么好玩的么?等爷爷过完寿,带我去玩啊!”

     柳飞扬虽然是柳家上下闻名的纨绔子弟,但在柳飞云眼里,他这十八哥是最会玩的人了。每次回家一趟,赖着柳飞扬带他出去玩,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 整个柳家,也只有少数几个如柳飞云这类人,不会鄙视柳飞扬,反而崇拜柳飞扬的了。

     “好,等爷爷过完寿,十八哥带你去市里吃香的喝辣的去!”柳飞扬笑着点了点头,用力捏了捏柳飞云圆滚滚的脸蛋。

     柳飞云也不恼,反倒笑呵呵的凑近任由他捏。

     “还是十八哥好,在家我爹就不给我吃好的,还不给我出去玩,整天逼我练武功,日子可苦了.......”

     两人并肩而走,一旁的柳飞云大吐苦水。柳飞扬也不答话,只是不时的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 柳飞云的生活,才是柳家子弟的常态。武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身为柳家子弟,每日刻苦练功,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 至于不给他吃好的,那是因为柳飞云实在是太胖了!

     “二十三弟,你跑哪去了?”

     当两人聊的正火热时,前方不远处,一名身穿青袍的青年大声叫唤起来。这青年十九左右,星眸剑眉,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 “是八哥!”柳飞云惊呼一声,苦着脸对柳飞扬道:“八哥这人太讨厌了,一回来就检查我们兄弟的武功。”

     柳飞扬望着大步走来的青年,脑中闪过这关于这青年的资料。

     柳飞华,大伯柳宗的小儿子,是柳飞扬这一辈兄弟中,习武资质最有天分的一个,一直是大伯柳宗的骄傲。以前大伯柳宗,没少拿他儿子柳飞华来教训他。

     “八哥。”等柳飞华走进,柳飞扬开口问候一声。

     “是十八弟啊。”柳飞华表情很是冷淡的点头,受他爹柳宗的影响,他也一直看不起柳飞扬这个纨绔子弟。能回应柳飞扬一声,这已经是看在兄弟之间的情分上了,很快他便将目光望向了一旁的柳飞云,呵斥道:“刚要检查你习武的进度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 “我来找十八哥。”柳飞云对柳飞华很是敬畏,弱弱答道。

     “跟我走!”柳飞华眉头一皱,直接命令道,没有半点商量的语气。柳飞云与柳飞扬挥了挥手告辞,连忙跟着而去。而柳飞华突然转过身来,对柳飞扬道:“十八弟你自己不上进就算了,可别带坏了二十三弟!”

     这责备的话说的毫不客气,柳飞华却觉得理所当然,扔下这话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让柳飞扬好一阵撇嘴,望着远处,聚集了二十多个兄弟,热闹纷纷的亭子,而自己却是孤身一人,不禁心戚戚的。

     自己可真不受欢迎啊!

     当他慵懒的双手抱着后脑勺,慢悠悠的从亭子旁走过的时候,柳飞华对着一群兄弟,指着柳飞扬的背影道:“看见没?你们可千万别学他那样!要不然你们这辈子就废了!”

     居然把自己当做了反面教材!

     柳飞扬心中那个气啊,不过气归气,他堂堂武学大宗师,怎能与这些小屁孩一般见识?

     千万不要被他抓住机会,一旦有了机会,以他武学大宗师的水平,想要将这些人的观念改过来,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?

     念及于此,柳飞扬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,心情徒然变好了。

     正所谓,身怀本事,底气足。

     被人看不起,被人取笑,被人当做反面教材算什么?

     他只需沉住气,关键时刻,展现出冰山一角的本事出来,就能让这群族中长辈兄弟姐妹,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 而以他武学大宗师的心境,有的是耐心沉住气!

     自己这也算是另类的扮猪吃老虎吧?

     想到这,柳飞扬不禁被自己的想法给逗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