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章 考较武功,柳家拳法
    “傻小子,你一个人在这傻乐什么呢?”就在这时,肩膀被人重重一拍,柳飞扬惊醒了过来,反头一看,却是自家老爹柳云黑着脸望着自己。另一旁老妈萧燕捂嘴直笑,不用想也知道,刚才自己傻笑的样子太傻了!

     “没....没什么!”柳飞扬摇头,他当然不会说出来自己刚才在想什么。他刚才的行为,说好听点,那叫想着扮猪吃老虎,说不好听就是苦中作乐。

     一旦说出来,就算是亲爹亲妈,也非得拍着他的脑袋,说他白日做梦!

     “对了老爸老妈,你们不过二人世界,来打扰我干嘛?”柳飞扬连忙转移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 只是他一出口,又是让柳云脸一黑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这才说道:“咱柳家的人都来齐了,老爷子让你们这些小辈,都去演武场集合,考较考较武功呢!”

     “哦?那不关我事,我不去。”柳飞扬哦的一声,脱口而出道,只是一出口,他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 这不,他老爹柳云冷着脸,拧着他耳朵就走:“你小子废什么话?就算是丢人现眼,也得给我去!”

     虽然柳飞扬有千千万万种办法,分分钟躲掉柳云的抓耳朵手,可没办法,谁叫是自己的亲爹动手呢?

     别说能躲了,就算是老爹抓不到,他也得乖乖的将自己耳朵送上去。

     虽然被狞着耳朵很疼,可不知怎的,柳飞扬心中却十分喜欢被自己老爹拧着耳朵的感觉,让他都有点怀疑自己是受虐狂了。

     柳飞扬当然不是受虐狂,他只不过是十分享受这久违的亲情罢了。

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当来到后院的演武场时,四周已经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。好家伙,一眼望去,大半人柳飞扬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 光是老爷子这一脉的人老老少少,男男女女,加起来就有数百人了。再加上老爷子那一辈,又是五兄弟,四个爷爷那四脉的人,足足上千。再加上其他血脉较远的旁系兄弟,整个演武场前前后后站满了数千人。

     柳家的底蕴就在于此,无他,就是人多势众!

 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 来到演武场,老爹柳云将柳飞扬往场中央一推,自己带着妻子来到老爷子身后站着。

     而演武场上,年轻一辈的上百人,在数千人的目光下,战战兢兢排成几排站直,双手负后,跨立。

     老爷子考较年轻一辈的武功,自然不仅仅是他这一脉的人,还将他另四位兄弟那四脉的年轻一辈也囊括了进去。

     从十五岁,到二十岁之间的年轻一辈,全都聚集于此,共计一百多人。

     在数千人注视下,无不心中忐忑,只有两人例外。一人便是柳飞扬刚刚见过的大伯家的小儿子,老八柳飞华。他抬头挺胸,意气风发,嘴角噙着微笑,一脸风轻云淡之色。

     这气度,这风范,令老爷子以及其他族中长辈都微微点头,露出赞赏之色。

     而柳飞扬的大伯柳宗,那张面无表情的铁脸上,此刻也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 显然为他的儿子,感到骄傲。

     至于另一人,则是柳飞扬。不过,柳飞扬直接被无视了,同样是风轻云淡的微笑,柳飞华被认为是气度非凡,而柳飞扬则被认为是脸皮厚。

     不得不说,族中上至老爷子,下至五岁孩童,都对柳飞扬抱着深深的偏见。

     “宗儿,开始吧!”

     柳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,对柳宗微微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是爹。”柳宗拱了拱手,上前一步,望向演武场这一百多名年轻一辈,手一挥,大声喝道:“考较开始!”

     “柳飞华出列!”

     第一个叫出的人,就是他的小儿子柳飞华。十九岁多的柳飞华,在这群年轻一辈之中,是年级最大的,同样是武功最高的,当仁不让的第一个站出来。

     “偌!”

     柳飞华当即大喊一声,站了出来。来到老爷子身前不远处的空地上,对老爷子以及族中长辈们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 而后,脚一跨,摆出了拳架。

     柳家上下所学武功,都为柳家祖传的【柳家拳法】。武功武功,分为武技与功法。

     武技乃攻防杀伐之术,是技巧,是装备。诸如剑法、拳法、刀法、枪法之类,都为武技。

     而功法则是强身健体之术,是根本。只有更强大的力量,强壮的体魄,运用武技,才能发挥出强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 因此,在武林之中,有“功为根本,武为支末”之说。

     功又有内功外功之分,内功是呼吸吐纳炼气之法,直奔内气而,。极难入门。在武林之中,修炼内功之人,能够十年入门已然是天资纵横之辈。内功未入门之前,则与普通人无异,最多呼吸绵长罢了,可一旦入门,便是练出内气的高人。

     而外功与内功孑然不同,外功易入门,却难精。见效快,只要练几个月时间,就能明显的提高身体的力量,耐力,恢复力等等基本属性。可一旦有一段时间未练,身体素质就会倒退。且能以外功练出内气者,百不存一。

     内功外功各有优劣,成就在于人自身。不过,一般江湖上的大门派,大家族子弟,练的都是内功。

     而【柳家拳法】是一门外功,既包含功法,又包含武技。这门功法虽然在江湖中算不得上乘,但也属于中上之列,足以开山立派,传家立世。

     【柳家拳法】分练法与用法两种模式,考较武功的时候,便需要演练两次。一次为练招,一次为用招。

     柳飞华摆出拳架,双脚抓地,身子微蹲,将身上每一块肌肉,每一根筋骨都锻炼到,只是这一手,便让四周之人不断点头。

     行拳缓慢,步伐稳健,行如流水,每一招一式,都将全身肌肉,筋骨都锻炼到,只是短短时间,便见他满头冒汗,汗水如雨水般滴落,当一套拳法练完,全身冒汗,头顶隐隐间有白烟升起。

     “好!华儿已然将我【柳家拳法】练到了八分火候,全身肌肉强健,筋骨坚韧,精气充足,已然迈入了生出气感的边缘,半只脚踏入通脉境!好,很好,不愧是我柳家的麒麟儿!”

     柳老爷子很是开心的抚掌大笑起来,望着柳飞华的目光中,充满了赞赏与喜爱。

     “华儿他还差得远呢,一日不生出气感,就不能放松!”大伯柳宗在一旁谦虚说道,嘴上是这般说,脸上那一股子骄傲劲,却怎么也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 特别是四周围满了兄弟,纷纷向他恭喜,又是羡慕又是赞赏。

     长辈们的夸赞声如潮水般涌来,柳飞华却并没有得意之色,而是继续一五一十的用起了【柳家拳法】的用法。

     用法与练法,迥然不同,拳架一摆,整个人如半蹲的猛虎一般,一声虎啸,如若猛虎下山,一股子凶悍气息扑面而来,吓得四周年龄尚小的孩童,纷纷惊恐后退。

     挥拳、寸击、臂撞、上钩拳、下勾拳.....

     一步一拳,拳拳生风,如恶虎咆哮,拳头轰破空气的爆鸣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 速度,力量,皆都强劲。

     最后跳跃而起,宛如猛虎下山,虎拳如炮弹般狠狠砸向地面。轰的一声,坚硬水泥板,被生生的轰出一个拳印,深入三分,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 “好!拳劲凝聚,强而不散,用法已达八分火候!”

     老爷子兴奋的站了起来,满脸赞扬之色。

     收拳!

     柳飞华收拳,站直,将力气收回,压抑着心中的激动,眉飞色舞的抱拳拱手:“谢爷爷夸赞!”

     “你过来!”老爷子招了招手,将柳飞华招到身边,眼中充满了宠溺,显然对这个孙子,喜欢的很。

     举着柳飞华的手,对演武场上的柳飞扬等众多年轻一辈道:“你们都要向华儿学习,刻苦习武,勤奋练拳,不求你们人人都跟华儿一样,有华儿一半,老头子我就满意了!”

     “是!”演武场的年轻一辈有气无力的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 看着站在老爷子身边,意气风发的柳飞华,柳飞云酸溜溜的小声嘀咕道:“老爷子对八哥可真够偏爱的!”

     “你要是能做到他那样,老爷子对你也一样喜爱。”一旁的柳飞扬听着一笑。

     “算了吧,八哥可是麒麟儿,我们这些犬子怎么能比?”柳飞云一听,顿时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 柳飞扬听得嘿嘿一笑,双眼微眯,看了看意气风发,风光无限的大伯柳宗父子俩,又看了看站在人后,脸上无光,身影甚是萧瑟落寞的柳云夫妇。

     双拳紧握,心中暗自念叨:“老爹老妈你们就看着吧,我定会让你们俩,扬眉吐气的!”

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有了柳飞华这个榜样带头,后面的接着演练的兄弟,一个个咬牙切齿的挥拳,努力超水平发挥。

     不过,实力就是实力,做不得任何假。

     后面上场之人,无人能够与柳飞华相提并论。拳法练得最厉害者,也不过是练到六分火候。

     与柳飞华八分火候,半只脚踏入通脉境相比,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 老爷子也收敛了笑容,板着脸开始一个个点评起来,将其错误之处,一一指出,愤怒之时,更是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 后面之人,无不露出悻悻之色,灰溜溜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