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章 桐州余家,余天龙
    “飞华兄武功高强,不凡佩服!”云不凡挣扎爬起,拱手抱拳。

     “承让!”柳飞华将斩马刀还给云不凡,吟吟而笑。笑容中虽带有一丝得意,却并没有得意忘形之举,反倒在众人眼里,彬彬有礼,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 另四周的宾客,无不交头接耳的点头,暗叹这柳家后继有人。

     “刘家刘崇阳前来请教飞华兄高招,请赐教!”

     “胡家胡聪,请赐教!”

     “散人张超.....”

     紧接着,来自梧州地界的青年俊杰,纷纷上场与柳飞华切磋,欲战胜柳飞华,夺得梧州年轻一辈第一人的名头,扬名梧州。

     只是可惜,他们的想法是好的,现实很残酷,一个个败北于柳飞华拳下。

     整个梧州地界出名的年轻一辈,皆都不敌柳飞华,想要以此一鸣惊人,扬名梧州不成,反倒令柳飞华名声大振,败尽梧州年轻一辈无敌手!

     “这柳飞华拳劲凝聚,拳拳生风,血气充盈,力量强劲,已然到达了生出气感的边缘。假以时日,柳家将再会有一尊生出内气的通脉高手诞生。梧州柳家,果然名不虚传啊!”

     “是啊,柳家上有柳老爷子这超越通脉境的高手,中有一群通脉高手为顶梁柱,如今又有柳飞华这后起之秀,柳家还能在梧州强盛数十年!”

     “柳飞华之天资,就算是放在名门大派之中,也能跻身前列了。这梧州年轻一辈第一人,当之无愧啊!”

     “厉害,真是厉害,也不知道柳宗兄怎么教的,怎么某就教不出这等麒麟儿呢?”

 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 梧州地界的武林世家来人以及前来祝寿的江湖散人们,一个个簇拥在老爷子与柳宗面前,纷纷竖起大拇指,夸赞柳飞华。

     老爷子听得开怀大笑,不时捋着长长的白须,老脸上全是笑意。而大伯柳宗那一双好似没有任何感情的铁脸上,此刻也难掩骄傲之色,笑意连连,不时谦虚摇头。

     而柳飞华败尽梧州地界年轻一辈,受众人瞩目,可谓风光无限,站在场中不下,怡然自得。

     这一刻的柳飞华,似乎才是这场老爷子大寿之日搭起的舞台上真正的主角。

     受老辈们夸赞,小辈们羡慕。

     “诸位莫要在吹捧犬子了,犬子还小,受不了诸位如此吹捧。再说,一日不生出内气,一日就不成高手。犬子虽然已到生出气感的边缘,可毕竟还未生出气感。”

     大伯柳宗在众人簇拥着,那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发自内心的骄傲话语,不时传来。

     看着这风光无限的父子俩,柳飞扬不时撇嘴。看着不时望向大伯,眼中流露出羡慕之意的父母,柳飞扬暗自想着,该用什么办法,才能让父母扬眉吐气一回呢?

     此刻的他,实力有了,底气也十足,却偏偏没有能让他出风头的时机,这倒令柳飞扬好一阵郁闷的。

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大笑声传来,声音如金铁般,尖锐刺耳,一出声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:“哈哈哈,柳老爷子,我来给您祝寿了!”

     来人四五十左右的中年壮汉,身穿黑色劲服,持长剑,精悍之气扑面而来,满脸的桀骜不驯之色。身后还跟着一身穿白色劲服,背负长剑的少年。那少年与这壮汉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,也是满脸桀骜不驯之色,除此之外,眼睛望天,充满了傲气,望向在场所有的年轻一辈,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 这中年壮汉口中说是祝寿,手中除了长剑外,别无它物,没有人会认为他是为祝寿而来。

     “是桐州余家的人!”

     “余老二今天来者不善啊,难道是来柳家挑场子的?”

     众人一见这壮汉,立即认出其来历。

     桐州与梧州相邻,桐州余家在桐州的地位与柳家在梧州的地位一样,都是当地一州霸主。

     相邻两州,矛盾摩擦不断,因此余家与柳家一向不对付。只是以往两家相斗,都极为克制。

     只是今日这余老二来势汹汹,上门挑衅,登时让不少人心中生出一丝不安的猜测。

     余老二来者不善,也让很多柳家人一看到他,顿时面露不善起来。大伯柳宗之前的笑容散去,重新恢复了一张冰冷无情的铁脸,冷冷的望着余老二,目光森然,似乎余老二一旦有不善的举动,便会暴起出击,将其击杀。

     而老爷子脸上也重新恢复了威严之色,淡淡的扫了余老二一眼,轻笑道:“余老二你来迟了,寿宴已经结束了,你没赶上饭点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迟不迟....”余老二嘿嘿一笑,语气中没有一点对老爷子的敬重之意,另不少柳家人对其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 余老二却好似没有看见一般,镇定自若道:“今日我余老二代表余家前来,一是为柳老爷子祝寿。二嘛......”

     语气一顿,目光扫向了场中的柳飞华,指着道:“这位莫非就是柳家麒麟儿,柳家中天资最好的后辈,天才之名闻名梧州的柳飞华贤侄?”

     “不敢当,柳家后学之辈柳飞华,见过余前辈。”柳飞华微微鞠躬拱手,不卑不亢的答道,风度非凡,翩翩有礼,令不少人在暗中对其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 只是他话音刚落,一道蛮横不屑的声音响起:“你确实不敢当,我以为柳家真出了什么天骄,原来不过是一个连气感都未生出的庸才,让某好一阵失望!”

     说话这人,正是余老二带来的那名背长剑,身穿白色劲服的少年。年龄与柳飞华相差不多,甚至还比柳飞华小一些,但说出的话,却令柳飞华嘴角一僵,脸上的笑容再也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 他城府再深也不过是少年,少年人血气旺盛,脾气大。刚刚还击败梧州地界一干青年俊杰,成为众人瞩目的梧州年轻一辈第一人。此刻被一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,讥笑他是有名无实的庸才,他怎受得了?

     “阁下是谁?好大的口气!”柳飞华冷着脸,难掩怒气,追问道。

     那少年两眼一翻望天,根本不理会柳飞华的追问,似乎不屑回答他。这一副高傲,视人无物的态度,令柳飞华羞恼无比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给诸位梧州的武林同道介绍一下,这是犬子余天龙。犬子性格孤傲,不善言辞,说出的话若是得罪了诸位,请诸位见谅,哈哈,不与小辈一般见识哈!”余老二微微眯眼,笑哈哈指着他身后的少年,向众人介绍。

     “余天龙?这就是桐州余家百年一见的天才?”

     “据说这余天龙在桐州的名气甚大,不过此子为人孤傲,一向看不起人,今日一见,果不其然。”

     “没想到,这余天龙竟是余老二的儿子,这余老二好大的福气啊!”

     经这么一介绍,在场之中消息精通的人,立即响起了关于余天龙的情报,一说出来,令不少人咋舌。

     “哼!”听着众人对他的议论,余天龙轻哼一声,双手抱胸,极为高傲。

     听着众人的议论,柳飞华虽然心中恼怒,却也不在追问余天龙了。反倒深深的看了余天龙一眼,眼中露出一丝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柳老爷子这就是今日我余老二前来的第二件事,那就是犬子想与飞华贤侄一战,所以我来的不算迟!”余老二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 柳家虽然不是开武馆的,但余家今日前来比挑馆的性质还要恶劣。他人邀战,怎能不迎战?

     “既然要与我柳飞华一战,我随时应战!我到要看看你余天龙的武功,是不是与你的口气一样大!”柳飞华自有傲气,虽然心中忌惮,但并不认为自己会比对方弱,冷哼一声,抱拳叫道。

     “我看不必了吧?!”余天龙懒洋洋的应道。

     “你怕了?”柳飞华反嘴讥讽道。

     “不!”余天龙竖起食指摇了摇,看了柳飞华一眼,啧啧摇头:“我是怕你输的太难看!”

     “你....!”柳飞华被气的眼睛通红。

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“十八哥,这余天龙好傲气!”柳飞云看着两人的对话,在柳飞扬耳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呵呵,人家傲气是有傲气的资本!”柳飞扬呵呵一笑,心中却笑道,柳飞华终于碰到强劲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 在场众人,对余天龙褒贬不一,有人认为他太过狂傲,而有的人则认为他有狂傲的资本。

     只是大伯柳宗望着这位余家百年难遇的天才,眉头微微皱着,似乎有些担心他儿子柳飞华会落败。

     反倒是余老二双手抱胸,双眼微眯,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,对自己的儿子余天龙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 不管在场的旁人如何看待,两位名动一时的天骄,终究是上场了,互相对峙着,两位天骄的一战,牵动了整个梧州地界武林人士的心。

     不少人都在观望,这一战虽然是年轻一辈的一战,可代表的意义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 柳飞华胜,柳家将会继续称霸梧州。可若是余天龙胜,将来的梧州,恐怕不会有柳家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 没有人不关心这一战的结果,唯有柳飞扬是意外,他至始至终懒洋洋的看着这一幕,似乎对这两个代表两大武林家族的一战,漠不关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