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二章 纨绔?天骄?我们都被骗了!
    “是柳飞扬!”

     “他这个闻名梧州的纨绔子弟,上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难道他要与余天龙一战?”

     “别说笑话了,连柳飞华都败了,柳飞扬这纨绔子弟上去有何用?自取其辱罢了!”

     “嘿嘿,别的不说,就凭在场之中,无人敢应战,唯有柳飞扬有勇气站出来,我就服他!”

     “说来可悲呐,我梧州俊杰无人,如今竟只有人人笑谈的纨绔子弟敢上场,余天龙说的没错,我堂堂梧州无人啊!”

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在梧州,柳飞扬的名气与柳飞华一样大,只不过众人皆知柳飞华乃柳家天骄,今日更证实了他乃梧州第一天才的大名。而柳飞扬却是纨绔之名,名动梧州。

     不仅仅在柳家内,柳飞扬是反面教材,在整个梧州武林,柳飞扬都是众人口中的反面教材。不少家族长辈教训后辈时,都不忘提起柳飞扬这个反面教材出来。说他纨绔,说他恶劣,说他不求上进,说他如何如何的坏,简直将他形容成骄奢好淫之辈。

     以至于,柳飞扬一出场,登时吸引了众人眼球。梧州武林当中,无论长辈后辈,皆目瞪口呆的望着挺身而出,与余天龙争锋的柳飞扬。

     哗然声一片,众人的惊呼声,远比柳飞华败于余天龙剑下,还要更甚。

     不仅仅梧州各个武林世家之人惊讶了,柳家上下也无不目瞪口呆的望着挺身而出的柳飞扬。

     谁都没有料到,在这柳飞华惨败丧志,柳家几乎众叛亲离的危急时刻,在众人眼里,不求上进,纨绔恶劣的柳飞扬竟会站出来。

     “胡闹!”老爷子脸色一沉,低喝一声。

     “柳飞扬,还不快速速退下!”大伯柳宗脸色更是难看,直接大声呵斥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十八弟别胡闹了,快速速退下。余天龙已生出气感,岂是你能应对的?”惨败丧志的柳飞华见柳飞扬上场,整个人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,当即随着其父,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 他这柳家第一天骄都败于余天龙剑下,柳飞扬这一阵风都能吹倒纨绔子弟上去,岂不是闹笑话吗?

     还嫌柳家丢的脸不够?

     也不怪柳家上下如此想,因为柳飞扬在他们眼里,就是这样的。就连柳飞扬的老爹柳云见柳飞扬上场,也忍不住脸色一变,眼中充满的担忧,大声叫道:“臭小子快回来,你上去干嘛?!这不是你胡闹的地方!”

     柳云不得不担忧啊,自家儿子的本事他自己知晓,以柳飞扬那三脚猫的功夫,余天龙一巴掌就能将其拍飞。让柳家受辱丢脸不说,恐怕性命也难保。

     虽他这儿子让他操碎了心,也丢尽了脸,可虎毒不食子不是?且他柳云也不是毒虎,更见不得自己儿子惨死在自己眼下。

     “这臭小子到底要干什么?为柳家强出头,关他什么事?”柳云身旁的萧燕,更是急的快哭了,低声怒骂,直跺脚。

 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 众人的议论诧异,柳家上下复杂的目光,还有父母大伯老爷子等人的呵斥,柳飞扬不闻所动,好似没有听见一般,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余天龙。

     余天龙望着眼前面无血色,宛若白纸,瘦弱的一阵风都能吹倒的少年,在听见四周众人的议论之后,一张孤傲的冷脸上也不免露出一丝古怪之色,略微好奇的望着柳飞扬道:“你真要与我一战?”

     柳飞扬淡淡点头。

 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控制不住力道,一巴掌将你拍死?”余天龙见柳飞扬这淡然神色,孤傲之态比他更甚,心中为之一怒,忍不住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 柳飞扬淡淡一笑,没有开口,只是那似古井无波的眼眸中,闪过一抹讥诮之色。

     这抹讥诮之色,却更余天龙给捕捉到了,心中又气又怒。他从未见过有比他还自负,比他还狂傲,比他还目中无人的人!

     低声怒吼:“是谁给你的勇气,让你如此狂傲,目中无人?!”

     柳飞扬没有开口,只是伸出手指,勾勾手,做出挑衅之色。

     “狂妄!”余天龙怒极而笑,大吼一声:“既然你想找死,那我就满足你!”

     也不拔剑,连带着剑鞘,挥剑就像柳飞扬劈去。他虽被气的不行,但发自骨子里的骄傲,对付柳飞扬这种好似一阵风都能吹倒的人,他一巴掌就能拍飞,怎会自损颜面,拔剑出鞘?

     甚至在他心里想着,柳飞扬之所以做出比他还狂傲的姿态,就是为了激怒他,让他拔剑。

     他偏偏不拔剑,就是不中了柳飞扬的奸计。

     若是让柳飞扬知道余天龙此刻的想法,非得无语凝噎不可。他哪有这么多想法?只所以不开口,那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拿余天龙视作对手。

     不说他是武学大宗师,满脑子的武学经验,无论是战斗经验,还是武学套路,都不是余天龙所能比的。就算是比功力修为,他是真正的通脉高手,而余天龙这个准通脉高手也是不能比的!

     不论从哪方面来看,余天龙根本不配作为他的对手!

     在柳飞扬眼里,此战只不过是他拿余天龙当做踏脚石,让柳家上下对他刮目相看,让父母重此扬眉吐气,抬起头来做人的舞台罢了。

     至于余天龙本人的想法,是愤怒还是冷笑不屑,他不在意,丝毫不在意。一个踏脚石的想法,谁会理会?

     因而余天龙不拔剑,带着剑鞘向他劈来时,柳飞扬只是晒笑,这少年好孤傲。

     仅此而已!

     在他人眼里,余天龙即使剑不出鞘,带劈来的剑,也是赫赫声威,斩爆空气,令人惊骇。

     甚至有不少人惊呼一声,忍不住蒙住眼睛,不忍看到柳飞扬被一剑给劈断骨头的一幕。

     他母亲萧燕就是其中一员,见余天龙挥剑向柳飞扬劈去,低呼一声,似乎想到了柳飞扬的惨状,面露悲色,双手紧紧抓住柳云的手臂,闭上眼来。

     一旁的柳云也在心中悲呼一声:“我儿惨矣!”

     但好歹他还有勇气,就算是料想到自己儿子后果会很惨,但就算死,他也要看清楚,他儿子是怎么死的!

     余天龙出剑速度很快,七八米的距离,他三两步便跨越,来到柳飞扬身前,扬剑一劈。

     从出剑,到挥剑,动作迅猛流畅,毫无生涩感,行如流水,可见其剑术之好,足以与练剑二十年的剑客相媲美,不愧是冠绝梧桐两州的天骄。

     然面对余天龙这恐怖的一剑,柳飞扬的应对却出乎他人的意料。只见他纹丝不动,面无表情,眼睁睁的望着这一剑向他劈来,好似吓傻了一般。

     然而余天龙却不认为柳飞扬吓傻了,他分明见到柳飞扬那一双眼眸,不见任何一丝慌张之色,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剑向他劈来,冷静的吓人!

     盯着这一双冷静异常的眼眸,余天龙心中咯噔一声,闪过一丝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 却很快被他嗤笑抛在一边,一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,他余天龙一巴掌就能拍飞,能对他有什么威胁?就算很冷静,没有慌张,那又怎样?

     实力就是实力,可是做不得假的!

     他余天龙也没有说大话,众人口中的纨绔子弟,与他这准通脉高手对上,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。

     他余天龙实力可以碾压!

     任何阴谋诡计,都做不得用!

     念及于此,余天龙劈下去的剑,更快了。

     就在剑即将劈在柳飞扬胸前时,却见好似被吓傻的柳飞扬动了。侧身躲过劈来的剑,双手伸出,一手掐住余飞天龙手腕,一手抓住剑柄。手腕被掐住的余飞龙,顿时五指无力,连剑带鞘被柳飞扬给夺去。夺掉剑的柳飞扬,将剑一转,便将剑架在了余飞龙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 躲剑,抓手,夺剑,架脖颈。

     这一系列动作,兔起鹘落,宛如闪电般迅敏,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,在看到时,余天龙却被自己的剑架在脖颈上。

     众人眼里必败无疑,要被打的很惨的柳飞扬,却奇迹般的夺掉了余天龙的剑,将剑架在了余天龙脖颈上。

     余天龙败了,柳飞扬胜了!

 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这一幕。无不瞪眼,张着能塞进鸭蛋的嘴,震惊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!

     “这....”

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 “我没看错吧?余天龙竟然败了,一招就败了,毫无还手之力!”

     “卧槽,我不是在做梦吧?梧州第一废材,竟打败了桐州第一天才,这是在说故事吗?”

     “靠靠靠,妈妈快来看奇迹!”

     “本世纪最大的奇迹,碾压梧桐两州天才,余家第一天骄,竟被柳家第一纨绔给秒了!”

     “谁还敢说柳飞扬是纨绔,我打死他!余天龙都被他一招给秒了,你们还说他是纨绔废材,这不是睁着眼睛骗人吗?!”

     “骗子,骗子,柳家统统都是骗子!他娘的柳飞扬才是柳家第一天骄吧?竟被他们说成第一废材,柳家藏的好深呐,我差点被他们给骗了!”

     “我也差点被骗了!”

     “我们都差点被骗了!”

     “.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