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章 龙有逆鳞,触之必怒
    “柳飞云!”

     当大伯柳宗的声音响起时,将身边的柳飞云吓了一跳,浑身颤抖,紧张到极点。

     “二十三弟没事,不用紧张,好好发挥!”一旁的柳飞扬小声安慰他道。

     “十八哥......”柳飞云勉强一笑,笑容比哭着还难看,战战兢兢的上场,来到老爷子面前,抱拳拱手鞠躬。

     “开始吧!”老爷子淡淡挥手。

     柳飞云点了点头,将脚一跨,摆开拳架。说也奇怪,这上场战战兢兢,紧张到极点的小胖子,一摆开拳架后,肥乎乎的脸紧绷着,一脸认真之色,完全看不到一丝紧张,显然全部心神沉浸在拳法之中,忘记了紧张。

     本来见柳飞云上场畏畏缩缩,战战兢兢的样子,心中有些不喜的老爷子,此刻见他这么快进入状态,也不禁微微点头,紧皱的眉头也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 柳飞云的拳法,自然无法与柳家年轻一代的第一人柳飞华相比。若是强行比较的话,柳飞华的拳法是虎啸山林的猛虎,而柳飞云的拳法则是毫无威胁的病猫。

     和风细雨,就连稚童也敢瞪大着眼珠子看他练拳。

     虽毫无威力可言,但至少柳飞云将【柳家拳法】每招每式都一板一眼的用了出来。

     对柳家人来说,没有任何威胁性。但对普通人而言,将【柳家拳法】能够规规矩矩施展一遍的柳飞云,已算是高手了!

     就算赤手空拳也能一打五!

     “规规矩矩,毫无亮点可言,但好在也没有什么错误,拳法练到了三分火候,倒也算是入门了。比以前有所进步,看来这一年你也算是用功了。”

     对于柳飞云这功夫排在倒数的人,老爷子也不在如之前那般严厉,反倒微微点头,和颜悦色的肯定了他的进步。

     令柳飞云重重的舒了一口气,脸上难掩激动之色,只是嘴笨,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     “接下来还得继续努力,一刻也不得泄气!”老爷子将脸一板,训斥一声,这才挥手,让柳飞云退下。

     “十八哥,老爷子夸我进步了!”回到队列中的柳飞云,心情澎湃,双拳紧握,激动不已的对柳飞扬低声叫道。

     “好,我听到了,继续努力吧!”柳飞扬面带笑容,轻轻点头,低声勉励道。心中却想着,倒数第二的柳飞云上完场了,该轮到他这倒数第一了吧?

     “柳飞扬!”

     心中刚生出轮到他上场的念头,大伯柳宗那一如既往,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终于轮到自己上场了!

     柳飞扬虽然心中对柳家这每年一次的考较万般不屑,一直用着玩味的目光望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 但真轮到他上场时,他心情仍难掩兴奋,还带有一丝紧张。倒也不是他真对这次考较很重视,只是他每看一次人群中尴尬不已,脸上无光的父母,心中就更愧疚一分。

     他太想改变四周人对他看法,让一直失望的父母,好好扬眉吐气一回了!

     如今,他的机会终于到了!

     虽然他此刻身体瘦弱,不强壮不说,反倒身体被掏空了。但以他武学大宗师的武学境界,来施展【柳家拳法】不说能够达到超凡入圣的境界,但至少能够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。

     一门武学,练到三分火候为入门,六分火候为小成,十分火候为大成,十二分火候为出神入化,而能够发挥出此武功的数倍威力则为超凡入圣。

     即使他早已将【柳家拳法】忘的一干二净,但武学境界还在。以大宗师的武学境界,来解析【柳家拳法】,简直如大学教授来做小学生题目这般简单。

     只是将【柳家拳法】的套路粗粗看过一遍,他就能够解析的七七八八,没有任何难度可言。

     就在柳飞扬信心勃勃的准备上场,将那些小看他,嘲讽他,讥笑他的族人狠狠打一次脸,让这些人对他刮目相看,令父母重新抬起头做人,好好扬眉吐气一回时。

 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 老爷子突然出声,淡淡的扫了他一眼,神色间难掩失望与恼怒,转头对一旁的大伯柳宗道:“还让他上场干嘛?一身武功忘的干干净净,只剩下花架子,身子瘦弱的一阵风都能被吹倒,让他上场丢人现眼吗?”

     “考较到此为止,都散了吧!”

     说罢,老爷子连看都没看柳飞扬一眼,气哼哼杵着拐杖离去。望着老爷子离去的背影,说的话却一直回荡在柳飞扬耳中,他刚迈出的右脚停顿在半空,脸上自信满满的笑容僵住了。

     然而在场的族人,绝大部分都没去看他的表情,而是一个个用着玩味的目光,望向人群中脸色难看至极的柳云夫妇。

 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 一个个族人离去时,都在柳云夫妇面前停顿片刻,摇头叹气一声。柳云双拳紧握,脸色发青,渐渐发白。

     “老爷子一向脾气暴躁,刚才说话难听是难听了点,不过你们夫妇两个是得加紧管教管教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子不教,父之过啊!”

     大伯柳宗拍了拍柳云的肩膀,看似安慰,实则却是在教训柳云夫妇。

     “大哥说的是,我是得好好反思反思,是不是我的教导出了问题!”柳云难看的脸上,露出勉强的笑容。

     “虎父无犬子,老八你也是我柳家的一尊威名赫赫的猛虎,别因为你儿子的问题,坏了你的威名!”大伯柳宗点了点头,扔下这句话,转身慢悠悠离去。

     另一边,柳飞华来到面容僵硬的柳飞扬身前,姿态拿得极高,拍了拍他的肩膀,摇头道:“十八弟,做哥的我不得不劝你一句,在柳家做纨绔子弟,是没得前途的!”

     说罢,趾高气昂的离去。

     望着受族人簇拥,洋洋得意离去的柳宗父子,柳飞扬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讥笑。这大伯父子俩真是绝了,一个教训他父母,一个来教训他。

     那一副趾高气昂,假装清高的嘴脸,真是够了!

     “十八哥我不知道像八哥一样能跟你讲什么大道理,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,若是打我一拳能够让你好受的话,那你就打我一拳吧!先讲好,不要打脸,也不要打的太重了,我怕疼!”柳飞云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 望着柳飞云那胖乎乎的脸上,可怜兮兮的,神色间却极为认真,让柳飞扬心中不禁感动。

     柳家这么多兄弟中,也只有柳飞云才会真诚待自己,把自己当兄弟吧。失笑一声,摇头道:“好了,不用担心,我没事!”

     “真没事?”柳飞云一脸不信,若是被老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羞辱自己,他非得委屈的哭出声不可。

     “真没事,快滚蛋!”柳飞扬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将他推走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我走,我走。不过十八哥你委屈归委屈,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!”离去的柳飞云,还不忘丢下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 让柳飞扬翻了翻白眼,好吧,收回他之前的话,这小子把自己当兄弟,纯粹就是因为自己能带他玩!

     当柳飞云离去后,闹哄哄的演武场也彻底冷寂下来,只剩下柳飞扬一家还未走。

     望着脸色难看的父母,柳飞扬心中忐忑不已的走去,正当他以为老爸会把他狠狠训斥一顿的时候,却发现父母两人若无其事的对他说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 父母当真会若无其事?

     只不过爱子心切罢了,他们虽然脸上无光,但被老爷子当众羞辱的是儿子,在他们想来,自己儿子心中的委屈比他们大多了。

     不想给自己儿子更多的压力,他们不得不压抑着心中的憋屈与怒火。

     果然不出柳飞扬所料,夜里吃过饭后各自回屋休息后。他就听见了隔壁屋父母的争吵声,互相指责,互相责怪对方,互相发泄压抑了一天的怒火与憋屈。

     父母的争吵声,极为刺耳。

     虽然父母没有训斥自己,但柳飞扬更喜欢父母指着自己的鼻子怒骂。因为这样,远没有父母因自己而吵架,点燃战火更让他心中难受。

     愧疚,无地自容!

     刺耳的争吵声隐隐传入耳中,柳飞扬脸色难看无比,双拳紧紧握着,青筋暴出。

     说实话,老爷子在演武场上当众羞辱他,他并没有感受到半点委屈,只当轻风徐面,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 然而,他唯一见不得父母因为他,而饱受他人玩味讥笑的目光,更见不得他大伯柳宗因为他,趾高气昂的教训他父母。

     龙有逆鳞,触之必怒。

     而重生归来的柳飞扬,父母就是他的逆鳞!

     重生归来后一直在父母面前,嬉皮笑脸,整天乐呵呵,似乎任何事情都不能被激怒的柳飞扬。首次被激怒了,眼眸间闪过一抹如剑一般,锐利刺眼的森寒!

     面无表情,眼神如剑,不怒自威,这才是他柳飞扬武学大宗师的真面目!

     “当务之急,是重修武功,恢复实力!”

     “没有实力,什么跳梁小丑都敢在头上踩一脚!”

     柳飞扬双拳紧握,面无表情的自语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