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三章 扬眉吐气
    “这....”

     柳飞扬干净利落的擒住余天龙,令一向不喜于色不怒于形的老爷子,也忍不住张大了嘴,惊住了。

     同样,一旁等着看柳飞扬惨败于余天龙的大伯柳宗,见此一幕,那一张似没有任何表情的铁脸上,也不禁露出震惊之色,只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至于惨败于余天龙的柳飞华,则有些手足无措了。余天龙什么样他是最清楚的,以十九之龄,生出气感,成为准通脉高手,冠绝梧桐两州。即使他心中在怎么不甘败于余天龙剑下,却也不得不承认余天龙要比他强,资质要比天高。

     可就是这般强,天赋这般高的余天龙,却败在了柳飞扬手下!败的如此之惨,毫无还手之力,堪称秒杀!

     柳飞扬是什么样的人?柳家第一纨绔,混吃等死之辈,被柳家上下视作不求上进的反面教材。

     可就是这柳家第一纨绔,将那在场在中,梧州俊杰们视作无人能敌的余天龙,给一招秒杀了!

     柳飞华只觉得眼前这一幕,颇为不真实,乃至于手足无措,直呼不可能!

     直呼不可能的不仅仅他一个,还有那来势汹汹的余老二。此刻的余老二瞪大了眼睛,神色狼狈,大呼不可能。再无之前那宛若雄狮般,虎视眈眈,趾高气昂之色。

     这让他怎么相信?他那冠绝梧桐两州的绝世天骄儿子,竟惨败于柳家一纨绔小儿手上?

     虽说他一口一个犬子,可在他心中,他儿子余天龙是真正的麒麟儿,能带着余家走向巅峰,开创一个全新时代的一代天骄!

     本来一切都好好的,他的麒麟儿初战告捷,扬威梧州。败柳家第一天骄柳飞华,视梧州俊杰于无物,宛若初生的王者。令梧州武林上下,各个世家,无不归心于余家,局势一片大好,只需再乘勇出击,便可力压柳家,霸绝梧桐两州。

     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一个被所有人当做看笑话的纨绔小儿柳飞扬上场,只是一招,就将他的麒麟儿给生擒了!

     没错,是生擒,不是惨败!

     惨败至少还有还手之力,可生擒却连反抗之力都没。习武之人一旦被生擒,那就是将一身性命寄余他人之手,成为板上鱼肉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一切都好好的啊!”

     余老二几乎奔溃,脑中一片混乱。心中一切算计都被打乱,力压柳家,雄霸梧州的计划不成不说,反倒会被柳家趁机压上余家一头。

     偷鸡不成蚀把米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这让他回去如何交代?!

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与余老二几乎奔溃不同,柳家上下确实一片笑足颜开,大大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柳飞扬力挽狂澜,生擒余天龙,将陷入危险局势的柳家挽救回来不说,还能乘此将局势反过来,力压余家一头。

     危机已解,柳家声势大振,柳家上下怎能不开心,怎不沸腾?

     “好!十八子好样的!”

     “哈哈,飞扬干得漂亮!”

     “说起来,还是老八教子有方啊,竟能教出这等麒麟儿来!只是瞒得我们好辛苦啊,竟被老八瞒了这么多年,我们竟然没有看出来!”

     “是呐,谁能想到,我柳家第一天骄,不是刻苦练功,谦谦有礼的柳飞华,而是顽劣不求上进的柳飞扬!”

     “这是一招秒棋,把我柳家自己人都给骗了,才能骗住余家人呐!这不,余家狼子野心,今日全部暴露出来,才被我柳家将上一军!”

     “哈哈哈,确实是秒棋,秒棋啊!”

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柳家上下一片沸腾,轰然叫好,满面红光。不少人柳家长辈,一个个哈哈大笑,簇拥在柳云身边,竖起大拇指,大赞秒棋。

     柳云夫妇两人对视一眼,面面相觑,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 天见可怜,这招秒棋他们夫妇两人没有下不说,且毫不知情。他们的儿子柳飞扬是名符其实的纨绔子弟,哪有什么算计余家之事?

     隐瞒欺骗之事,更是无从说起。

     可形势就是如此,族中长辈同辈们,人人竖起大拇指,说他们夫妇两人教子有方,下了一盘秒棋。

     他们能推诿,扰了大家兴致不成?只能对视一眼,苦笑默认。不过虽然对此毫不知情,可族人们对他夫妇两人刮目相看,竖起大拇指赞不绝耳,这种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 终于能好好的在族中抬起头做人,好好扬眉吐气一回了!从此之后,再也没有人说他夫妇两人教子无方了,从此之后老爷子再也不会指着鼻子怒骂他们夫妇两人把教坏儿子了!

     柳云萧燕夫妇两人对视一眼,轻轻舒了一口气,听得四周族人的夸赞声,不禁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 望向场中,生擒余天龙的柳飞扬,夫妇两人案首挺胸,眼露骄傲之色!

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一战惊四座。

     见旁边观战的父母,已然成为了众人瞩目的中心,被众人簇拥,扬眉吐气,终于能抬起头来做人了。

     柳飞扬心中舒了一口气,让父母扬眉吐气一回的目的,他终于是达到了。

     心中对父母的愧疚,淡了一分。望向被自己擒下的余天龙,也觉得此人不在面目可恨了。

     没有余天龙这个踏脚石,哪有他柳飞扬今日扬名,让父母扬眉吐气的一天?

     说起来,他还得好好感谢余天龙。

     想到这,一直紧绷着脸的柳飞扬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,放开余天龙,将剑扔到他身上:“你走吧!”

     柳飞扬让他走,余天龙却不走了,他此刻满脑子的混乱,还有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 他难以相信,他冠绝梧桐两州的第一天骄,竟会摆在了柳飞扬这区区纨绔小儿手上!

     连柳飞华都败在了他余天龙的剑下,柳飞扬这纨绔小儿为何不败?为什么不败?

     “这不可能!一定是我大意了,一定是这样!”余天龙喃喃自语,眼中越来越清明,将剑一拔,出鞘,剑指柳飞扬,大声吼道:“再来一场,刚才是我大意轻敌了,才会被你取巧胜了。我剑若出鞘,柳飞扬你必败无疑!”

     “你真是这般认为的?”柳飞扬淡淡的瞥了其一眼,心中摇头叹息,这余天龙余柳飞华一般,生性高傲,自认为自己天下第一,都承受不了被人击败的打击。这也是很多年轻天才的毛病,一个个心高气傲,却承受不了失败。

     这样的人,只能算是天才,算不得天骄!

     天才是天赋好,而一代天骄,必是屡败屡战,意志坚毅,百折不挠之人!

     只有能够接受失败,还能勇武直进的人,才能成为一代天骄,人中之龙!

     “我余天龙十九岁生出气感,半步踏入通脉境,冠绝梧桐两州年轻俊杰,论资质论功力梧桐两州年轻一辈,谁人能与我相比?我余天龙注定要成为江湖传说,冠绝武林之人。怎能败于你这纨绔小儿?你定是趁我轻敌大意,才击败我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若认真起来,拔剑出鞘,你再无取胜的可能!”

     余天龙一脸理所当然的叫道,他心中也是这般认为的。他余天龙乃准通脉高手,手执利剑,一旦认真起来,柳飞扬这区区纨绔子弟,弱的一阵风都能吹倒的人,怎能败他?

     “哦?这么说,气感就是你自认立于不败之地的理由吗?”柳飞扬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余天龙重重点头,满脸傲然。以十九之龄生出气感,就是他为之骄傲的地方,也是他自认自己再次一战,必不会败的原因。

     “恩,我明白了。”柳飞扬认真的点了点头,只是神色颇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 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柳飞扬古怪的神色,让余天龙心中一紧,只觉得柳飞扬又在用什么诡计,算计于他。

     “以彼之道还施彼身!”柳飞扬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 这话余天龙自认听得懂,柳飞扬要用他余天龙最骄傲的内气对付他。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 因而余天龙听得忍不住大笑:“哈哈哈,你以为气感是谁都能生出来的吗,哈哈,笑死.....呃.....”

     余天龙大笑声戛然而止,眼珠瞪的大大,一脸见鬼的神色,笑容僵硬,指着柳飞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只见柳飞扬双手内侧处,好似有两条小蛇在其内流窜。

     正是内气!

     真正的通脉高手标志!